6000万人42种退休办法,法国大罢工并不奇怪

法国在全球素享浪漫、时尚和花都美誉。然而一旦身临其境,才意识到罢工之国才最为名符其实,实至名归。

最会享受人生的法兰西民族在距圣诞节仅有2020年的我感到不可思议。节前不闹事是悠久的传统,看来抗议者要把12月变成长假期或者执政者想利用圣诞假期减缓改革的阻力是可以说得通的解释。

本次罢工的导火索是退休制度改革。说起来法国的退休制度确实非常不合理,一个区区六千万人的国家,竟然有42种退休办法,既复杂也不公平。几乎一行一业都不同,甚至同一行业也不同。比如巴黎歌剧院芭蕾演员可以42岁退休,其他地方则不可。更重要的是,今天法国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接近100%,严重的寅吃卯粮难以持续。然而,每次改革都以失败而告终,这一次恐怕也不会例外。法国也成了最难改革的国家。

上周四,部分巴黎市民抗议马克龙的退休制度改革,发动了罢工,通往埃菲尔铁塔之路一度被封掉

危机成因

一个能成为传统且频频影响整个法国的事件原因自然是多重的。

从经济发展的角度看,今天法国的这一套福利制度诞生于战后辉煌的三十年起飞时期。不仅经济增长迅速,工作时间长,出生率也高,年青人多而且人的寿命也不长,真正领退休金的时间短暂。简而言之就是交钱的多,花钱的少。但今天则完全相反:经济长期低迷,工作时间日益缩短——从1978年人均工作1943小时缩小为2020年的1609小时;伴随经济增长出现的低出生率——甚至出生人口已达不到种族代际更替标准,人的寿命更是大幅延长。今天的法国是欧洲领退休金时间最长的国家,男性平均22.7年。女性平均26.9年。简而言之就是花钱的多,交钱的少。

这种历史趋势无法逆转,从经济的角度讲可称无解。事实上,法国几十年来出台不少鼓励生育的政策,对生育这一天赋人权进行政府干预。但并无效果,后来更引进大量移民以应对劳动力不足,后果却是更大的财政包袱和本土民族成为少数的威胁。

从政治的角度讲,一是法国政党和政治人物来自于选票,要想赢得支持,最简单有效的办法就是合法买票,即对选民利益收买:不管国家是否能够承受,先许诺一大堆福利。上台后,为了连任自然要积极兑现。在野党要想取而代之,也只能许诺更多。然而羊毛出在羊身上,最终的后果是经济丧失活力、民众也变得懒惰。

虽然从理论上讲左派追求福利,右派追求减税。但左派上来后一方面增加福利,另一方面又不敢加税,右派上来后只敢减税而不敢减福利,导致政府钱越来越少,福利却越来越多。这已是西方的通病。主张小政府的共和党人特朗普在走马上任之初曾宣告,要在8年内消灭赤字,随后经济也一直高速增长,但由于大规模减税,同时政府支出也不能减少,于是财政赤字不断上升,2020年度居然增长了26%,占GDP的比重达到4.6%,国家债务更是飙升,号称168后面11个零。美国财政部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美国国家债务总额新增1.2万亿美元,达到创纪录的22.72万亿美元,相当于本财年GDP的106.5%。原因即在此。

(责任编辑:三多棋牌大厅)

本文地址:/caihui/20200605/5761.html

上一篇:松下贱卖半导体业务:昔日巨头,今日要为自己过去的无脑狂奔买单
下一篇:区选前夜,暴徒蓄势待发!港警已做预案

最新推荐